加拿大28統計預測與決策/人與環境

人,是環境的産物。這點,在加拿大28統計預測與決策看完南非記者凱文卡特拍的《饑餓的小女孩》後,更加確信無疑。這是一張完全擊碎你神經,挑戰你承受極限的照片。一個赤身裸體,骨瘦如柴,奄奄一息的小女孩,艱難地爬向食物發放處,一只食死人肉的禿鹫緊跟其後,虎視眈眈。時間在僵持,燒烤的土地,噴發的熱浪,小女孩眼看爬不動了,禿鹫隨時會撲上來。一切都是殘忍的,像動物世界。拍完這張照片後,凱文倒在一棵大樹下失聲恸哭,兩個月之後自殺身亡,遺書中寫道“真的,真的對不起大家,生活的痛苦,遠遠超出了歡樂的程度。”

這就是環境,環境決定你怎麽活著,甚至怎麽死亡。抛開性本善還是性本惡的論說。人就是上帝手中遺落的一粒沙子,隨風吹送,也許是非洲,也許是亞洲,甚至南極和北極。除了那點可憐的遺傳基因外,沒多大區別,都是後天的産物。

你的思維,你的審美,你的認知,你的教養,甚至你的高貴都是環境給予的。在“衣食住行”這四方面,“食”是應該排第一位的。因爲饑餓是最可怕的東西,只有溫飽解決了,才有後續,才有更高層次的追求。否則那些烹茶煮雪,品茗聽筝的生活都是白扯。民以食爲天,不是空泛的大道理而是大哲理。

環境分自然環境、物質環境和精神環境三方面。自然環境決定你生活的難易程度,你棲息的土地是蔥茏還是幹涸,是溫暖還是寒冷。物質環境關系到你的生存狀態,窄門小戶也好,豪門廣庭也罷,總得有個生存保障。精神環境決定你的高度和質量,你所接觸的人是不是高尚有道德修養的人,是不是能給你帶來安全感和快樂的人,這些直接影響到你的精神品質。

在這三重環境裏,自然環境是最基礎的,決定著你的物質環境。物質環境又影響著你的精神環境,層層遞進又相互滲透,甚至倒流。這裏,不拿個案說事

在自然環境惡劣落後的地方,人們出售泥巴做的餅子充饑。當人們知道牛糞營養更高時,就用嘴直接對准牛屁股;沒水洗頭,用牛尿沖。滿身蒼蠅的孩子,匍匐著在地上尋找食物,蚊蟲叮咬的痛苦遠遠弱于饑餓。當饑餓都解決不了時,人就是動物,甚至連動物都不如。牛都可以比人活得體面,至少可以用尾巴驅蠅。

物質環境不能簡單的理解爲金錢的多寡。那是一種生活狀態,一種從容,一種無憂,甚至是一種底氣,就像一座老宅或一棵古樹,到啥時都榮辱不驚。這世界,鬧饑荒的人不光是窮人,昨天看病,還有醫生給我開大處方和重複雷同的化驗單。我理解這些,就像我理解那些僞劣産品,那些境外搶購一樣,我管這叫做緊張饑渴症,經濟沖刷下的緊張。只是我在等待,就像我坐在醫院的長椅上,等待這樣的陣痛過後,一切納入正軌。也知道只這是一個過程,只是希望短一些再短一些。

很多出國的人,詫異別人的街道幹淨整潔到一粒面包屑都沒有;詫異別人的文明程度高到你問路,八十歲的老奶奶即便拄著拐棍,都會引你彎過幾條街,直到找到門牌爲止。所以有人痛苦地喊出:“這爲什麽不是我的祖國。”這爲什麽不是我的祖國,那我來告訴你,還是因爲我們窮,整體的物質環境沒上去,貧富不均,導致精神覺悟的停滯,甚至是價值觀的扭曲。不是你有錢就不落後了,也不是你帶塊名表就是貴族了,而是你用錢買到了什麽,又繁榮了誰的經濟。爲什麽瑞典的監獄比你的辦公室還好,爲什麽犯人可以優雅地閱讀,躺在海邊自由地曬太陽,像度假一般,是因爲他們比我們富裕,這種富裕是物質上的,也是精神上的,更是整體上的。

一個外國人,專門收集中國八九十年一些老舊的底片,然後整理沖洗。有濃妝豔抹的美女和彩電冰箱的合影;有背著軍用挎包站在自行車旁,脈脈環腰的情侶照;有圓門洞處,小夥子牽著一身紅裙的女朋友回家時的搶拍,笑容極其甜美。這些帶有劃痕的老照片,是數碼時代的絕版,在西方國家一經展出,立馬引起轟動。有些人驚詫中國人還會笑,還懂愛情。有的不明白,那些美女爲何要跟彩電、冰箱甚至摩托車合影。就是我們現在看來,也覺得老土和膚淺。但那是一個時代。80年初,家電剛剛湧進中國市場,人們以和這些冰冷的東西照相爲榮,並且妝畫得跟唱戲般。但60年代外國人也如此,只是時間上的早晚問題,人性是相通的。

所以我不驚詫外國的天是多麽的藍。我知道,他們也陣痛過,烏煙瘴氣過,只是危害沒這麽大。所以我們要盡量減少這種破壞,避免一些無謂的損失犧牲,和重建修複的痛苦。自然環境是我們的起點,是大地和上天的恩寵。我們不能爲暫時的物質環境,回去破壞它,再治理它,做一些無用功。

由于過去西方媒體對中國報道的片面、失真和黑暗性,導致國人一直處在他們的想象之中。像《二馬》裏的溫都太太,覺得中國人多可怕呀,殺人放火帶吸毒,啥壞事都幹。咋會喜歡花,喜歡狗呢!然而幾十年過去了,他們還是這樣想我們。豈不知在幾千年前,中國就有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這樣的詩句,就有《詩經》,就有愛情,就有文化,就有禮儀,就有《項鏈》裏馬蒂爾德幻想的滿屋子的東方絲綢。只是有些人用耳不用眼,才導致了另外一種愚昧和無知;只是我們在工業革命到來時,閉關鎖國,停滯落後了很多年。

在這裏,我只是想說,我們要明白自己的距離。不要開快車,坐直升飛機,幻想著擁有別人的一切,並且著眼點只落在物質上。要知道可比性只會來自自己的努力。

我們每個人的環境都不是雷同的,都不是孤立存在的。你出生的地方,你出生的家庭,你接觸到的人。即便是雙胞胎,有著同樣的父母,同樣的長相,同樣的穿著,都會有不同的性格和人生。因爲環境是多因素的,無處不在的。也許改變你的僅僅只是一本書,一件事或一個人。

要知道,我們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精神環境,是自己的,更是別人的。你的一言一行,一舉一動都是構成別人精神環境的細胞。所以很簡單,每個人只要做好自己,就會引發一個時代的文明。這絕不是謊言。

情寄山水,潭影空人,徑幽著漫路,蘭草花木深。蝶啭爭飛,啁啾不停,傳達著我的詩歌,倒映在潭底。空谷,幽幽著禅意,遠離凡塵,懷抱自然的本性,萬籁複歸的心態,澄淨品類之感,隱于恬淡,歸兮無塵。

--題記

人間是否有一處山谷,溪水格外清韻,潺潺的聲音襯托著山間的幽靜,月色久久不願離去,恰到好處的傾臨著溪水緩緩而行。一株幽蘭依水而居,在月光下暢意清修,脫離塵世的煙火,習慣著獨自在風中看天,看空曠的夜。

“迥臨飛鳥上,高出塵世間”,空谷,就是我的塵世,在屬于我的凡塵裏凝望夏淺、秋來。我是一株略爲人知的幽蘭,生長在人間的一處空谷裏,淡淡的盛開,依山靜,臨水幽。之所以是空谷,因爲人迹罕至,唯有飛鳥常來,帶著我的遙望飛出我的城,去看我想看的人,和世界。

花,之所以美麗,是因爲有喜歡的人欣賞;我,之所以美麗,是因爲我心賞著喜歡的人。我在夜裏清歌,音脆裏袅娜著清香的味道,唇滋著古樸抑或淮芳,婉約成一曲空濛的潔淨,勾勒著禅隱的生活。我隱谷在那片室香裏,缱绻著寂寞,伴著風兒對飲著天露,一半清醒,一半醉,你若懂得,便知道我的心思。

我輕吐的聲音,總能潔雅出生命的真色,不嬌作,不張揚,能否美進你的心房,觸及你原始的味道。你是否時而不由自主的念想,唇角輕仰,俊俏著臉龐;時而假裝著謙謙君子,遠觀著我的高潔,賦一詞幽蘭花香,于谷中幽然綻放

詩人多情,多愁,多心,所以我的前世一定是詩人,一生羁旅之後隱居在這裏,帶著滿腹詩書化身一株幽蘭。萬水千山遠,你還會與我今生初見,還原一身屬于你的女子。我的詩句,都會有你的名字,幽蘭,不思獨寂。

夕陽谷外,有著怎樣的花花世界,望天上雲舒雲卷,或聚或散,簡略著屬于誰的流年。花,也有凋零的時候,別等到我的美麗把透明的溪水染黃。你若來,我又怎會讓你看到我的憔悴,以及斑斓的模樣。那些沉澱在水裏的情義,你若喜歡,便取走吧,我把記憶全部給你,留下一樁未了的心願悄悄在空谷裏擱淺,願來世化作女兒身,試著去西子湖畔,尋你。

你若想我,便聽聽我留在空谷裏的聲音,那裏有幽蘭心語,靜默在山谷的胸膛,以及殘留在風中的芳香。不見故人面,但見故人心,你不言語,只多情,淺淺著我的詩意,赴一場山與水的惬合,便是赴于我約定。

你若離開,請將腳步遲緩,讓我偷偷多看你一眼,記住你的失落與傷感。潺潺水爲墨,皎皎月爲章,讓我把你音畫在屬于我的空間裏,琢刻成日志,一生只讀一篇。

我是一株空谷裏的幽蘭,能開出一朵天荒地老的花,願將心底的秘密,賦予懂我的年華。春夏抑或秋來,始終懷揣一份牽挂,望著空曠的夜,星星何時繁華。

我是那株幽幽的蘭花,旖旎著晚清風涼的詠蕙,笙歌悠揚,塵編一徑谷色,瓊散碧芳。我久坐在蝶兒常來的岸上,吐姿著清音引來那只飛鳥,與我氛氲著夜色,攜著我的夢,行盡天涯。

“小樹開朝徑,長茸濕夜煙”,夜過涼水氣,蕭寥淡泊心。你可知茸草沾滿的露水,是我撒下的淚,小樹飄散的晨霧,是我回旋在幽谷裏的歎息。本是朦胧的煙谷,卻負晨曦的蔥潤,超然著塵世,濃郁著誰的田園氣息。賦予你的詩情畫意,搖曳著深邃的寂寥,抒情給朝徑,傳達給夜煙,而你,哪怕姗姗遲來,與我卻摹最後一筆希望,多一抹暖色也好。

于蘭之芳,君之爲芳,我久坐香堂,次第著你的想象,讀一曲雲水禅心,心馳神往。靜默在空谷裏,思寂著屬于我的憂樂,一騎絕塵之後,隱去屬于誰的世界。一曲終了,陷入迷茫,原來,我也懂得爲誰慌張。

空谷寂靜,幽蘭伴著晚風,任子夜的溫度穿進思想的孤獨,難眠在一夜空城,傾,爲誰,念,爲誰,我,又是誰。

絡繹幾案,幾處停筆胸臆,難寫局促一隅,沒我的題材,怎會在一片空谷裏添墨研香。原來,我只是飄忽在空谷裏的影子,並非那株幽蘭。我的那些攻書習文,被塵世的煙火染濁,溢于言表的,大概也只是藝術的映襯,應著幽蘭的故事,貫穿不知寫給誰的全文。

我筆觸著細膩,排比著月下風聲,讓那些奇特的落想,題意著不染塵埃的篇幅。如這篇空谷幽蘭,因某個人的聲音而感動,淺筆在唐詩宋風裏,想把她寫成自己脫塵寰俗念的皈依,著色一份幽蘭的唯美禅意,到頭來最終清醒,寫的不是別人,也不是自己,而是一簾幽夢,飄蕩在我執著仰望的夜空。

或許你我心中都有一株生長在空谷裏的幽蘭,音畫著一抹善良,一抹真實,一抹傷感。幽蘭賦予我高德隱士的形象,卻被加拿大28統計預測與決策參差著太多的情感,言情在爲誰心動的時代,幽蘭還在,空谷,那裏尋得。

三生夢,閱寒暑,今生落塵土。幽蘭是寒女,此生當無媚,秀色見芳孤,爲君人憔悴。終不悔,以山爲伴,以水爲湄,守一片空谷,傾一座空城,情歡何短兮,離思亦何長,臨水賦蒹葭,湘吟知音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