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東11選5前3殺碼-夜·落塵

廣東11選5前3殺廣東11選5前3殺碼 上帝本是無情者,能夠給誰希望,也能夠把誰的夢想徹底粉碎。他是無感的,卻不懂得寂人落淚。不管你是不是具有抵擋風雨的軀殼。——題記。

  那是2005年的夏天,噩夢開始的一年。命運似乎就這樣被上帝無情的宣判,在這個小小的年紀哭泣。似是被風折斷了翅膀,再沒有了掙紮的力氣。似乎就這樣認命,目光卻又始終在尋找著些什麽。當時小小年紀,聽到醫生的話語,心裏很是害怕,嘴上卻無話語。只是懂得自己不再完整,知道了自己和別人的不同。

  小的時候,家境本就不是太好。爸爸媽媽的臉上寫滿了無奈。本來就是需要動手術的,結果一拍X光片,又發現了身體裏的一個重大缺陷。小小的身軀在沒人注意的情況下默默地顫抖著,目光瑩瑩發亮,那不是別的,正是眼淚。那一年的她,知道了自己不是完整的,覺得一切都沒了希望。她覺得自己成爲了家裏最大的負擔,她不想成爲一個拖累。

  那一年的某天,媽媽抱著哭號的她踩上了前往手術室的電梯,和他們一起上樓的還有一位醫生,他推著一個病床,上面似是躺了個人。她的心裏更害怕了。她不要做手術,不要留下傷疤。只管哭著只管號著。媽媽抱著她在手術室門口的座椅上坐下。離手術室只有幾步之遙。女孩抱緊了媽媽的脖子,吧嗒吧嗒掉著眼淚。不是很久,醫生出來了,從媽媽的懷裏抱走了女孩。女孩是極不情願的,一個勁兒的在醫生懷裏掙紮著,小手無力的伸向媽媽,沙啞的喉嚨始終在喊著“媽媽。”

  進去手術室,有個很漂亮的醫生阿姨。大概也就是二十多歲的樣子。女孩的緊張心理緩解了一些。醫生把女孩放到了手術床上坐下,隨後走開了。女孩一臉迷茫的望著這個冰冷的充滿著冷色調的房間,倔強的小臉一臉蒼茫的盯著上方的手術聚光燈,整個屋子裏它似乎成爲了唯一的一點希望。

  過了一會,那位很漂亮的醫生阿姨拿了個針管朝她走了過來,哄著女孩給她打上了針。一會,女孩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,她從來沒睡過這麽深沉。也許那一刻就是死亡的感覺。

  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了。只感覺身體裏在翻滾著巨浪,忽然間全部湧了出來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姥姥。吐了好長時間,直到胃裏什麽都不剩了爲止,她難受極了。好不容易舒服一點她才注意到全身上下都插滿了大大小小的管子,她連動都不敢動。因爲她知道會痛。她也知道了身上會留下永遠的傷疤。

  多少天以後,女孩漸漸恢複了。她的五歲生日都是在醫院裏度過的。可是她並不是一個人。在病床的桌子上擺了一個不算很大卻又不是很小的蛋糕。姐姐、爸爸、媽媽、還有一個臨床的差不多大的小女孩。他們一起爲她唱起了生日快樂歌。即使日子不好過,即使父母的臉上滿是疲憊,他們仍不願讓她不快樂。

  出院的那一刻她開心極了。拆完線以後,她到地上蹦蹦跳跳,大喊著:“喔噢!終于要走咯!”臨床的爺爺也開心的笑了起來。臨走的時候,媽媽和爸爸收拾完東西,帶著她和這件屋子裏的每個人道了別。

  但是從那以後,女孩每年都要去醫院複查。她是很不想去醫院的,但是只要活著,每年都必須去。女孩對醫院充滿了害怕,更是有了深深的厭惡感。女孩想,一輩子還那麽長,什麽時候才是個頭啊。

  漸漸地女孩長大了,十年過去了。爸爸和媽媽給她講起了以前的事情。媽媽爲了給女孩治病把家裏值錢的東西都賣了。爸爸也曾想過要放棄。可是那位醫生堅決反對父母的想法,他覺得無論如何都要救治孩子。所以父母才會節衣縮食,東借西借的給孩子看病,才有了她的現在。

  她聽說過很多謠言,比如這種病會使她比正常人少活幾十年之類的,但她不曾膽怯退卻。只不過她還是不堅強的哭了。如果真的是這樣,她就沒有了愛與被愛的權利了。她甚至都不知道愛是什麽樣的感覺,是不是溫暖。如果是這樣,這一輩子她都要獨自一人了。她害怕那種被遺棄的感覺。

  到現在,有許多人像角落裏的一束束暖光在照耀著女孩前進的方向。她不曾害怕了。人生終將逝去,生命終將告別。活著的每一天對得起自己,對的起關心自己的所有人,就是活的值得了。哪怕她失去幸福的權利,但她從不曾缺失過暖光。所以就算在那個很美好的年紀早早的凋零了,也便是死而無憾了。

 曾經,在地球的東邊,有一座時隱時現的神秘島,它的名字叫做“海岸”,在那座島上,有座數百米高的學校,它巍然屹立,傲對碧空,身披一件紅色盔甲,像一座大山似的鎮壓在島嶼的東邊。而島嶼的西南北面都是海,藍藍的湖水組成了一條美麗廣闊的湖,生活在島嶼上的人們稱它爲“湛藍湖”。這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寶貝,聽說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“仙湖”,這湖裏的水可不一般,它可以給你帶來“好運”,也可以帶來“災害”。生病的人喝下了,能長命百歲;貧苦的人喝下了,能吐出金銀;善良的人喝下了,能妙手回春;然而,貪婪的人喝下了,只會帶來死亡……

  這座學校的名字叫做“十字樓”,老一代人們則把它稱爲“學樓”。這座學校已經有50多年曆史了,至今也是這島嶼上唯一的學校。它經曆了許多風風雨雨,可依然煥然一新,讓人以爲是剛蓋好不久的新學校。這座學校裏,只有幾十間寬敞的教室,在每一間教室裏,都有100多扇門,每一扇門寬達數十米,長達20多米,每一位學生都會按著學號去尋找對應的那扇門,什麽時候找到了,就什麽時候上課。按照不同的性格,每扇門後都會有不同的老師,然而,他們講的東西都差不多。就比如,告訴你怎麽使用泉水,怎麽建築房屋,怎樣種植樹木,遵守什麽規矩……但是,肯定的一點是,你如果沒有學會就無法離開這間小屋。

  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規矩,當然,生活在島嶼上的人也要遵守他們的規矩。這些規定全部都記在一塊木牌上,聽說這是湖裏的仙女訂的,如果不遵守,是要受到嚴厲的懲罰的。其中有一條是這麽規定的:凡是生活在島上的人,不得帶物品離開“海岸”島嶼,尤其是湖水,凡是不遵守規定的,一律處死!

  只要是人,總會有怕死之心。正是因爲有了這條規定,那些離開島嶼的念頭才從人們的心裏煙消雲散。當然,是人也會有好奇心,不相信規定的說法,勇敢地去島外探險。但是,他們出島不久,七竅流血的屍體便漂回島嶼。島上的人們被嚇得半死,將近10年時間,都沒人敢出島嶼,好奇外面的世界了。

  10年時光剛剛過去了,正是哀悼死人的日子,一位母親便生下一名男童,頭發烏黑幹枯,眼睛就像兩個空洞,指甲又黑又長。母親嚇壞了,這島上的人都是一頭藍發,一下子生出個黑種,豈不是人見人罵的怪物。母親想了想,又不舍得丟掉,便把他藏在了一間小屋裏,到他十七八歲時,再送出島嶼,去外生活。

  就這樣,男孩被住進了小屋,白天時不出來見人,夜晚便出來活動,成了名副其實的“夜行動物”。當然,沒人知道他要幹什麽。但是,可怕的事發生了,自從男孩9歲時,島上便發生了很多件殺人案,屍體總是面色蒼白,毫無血色,一副驚嚇的樣子。島上的人漸漸少了,就連男孩的母親,也遇難了。

  男孩已經16歲了,依然生活在沒有太陽的世界裏,因爲黑暗,他的性格有了很大的轉變,他成了一個可怕的殺人惡魔。鮮血灑滿了島嶼,很快,島上的十幾萬人一下都沒有了,只剩下男孩和一條藍藍的湖。

  爲了能得到無盡的能源,和鮮血的補充。男孩張開血盆大口,把湖水一下子喝得幹幹淨淨。他的手上長了10幾張嘴巴,背部長了六條長長的手臂,變得力大無窮。一種對血的渴望使他正准備去地球上殺人滅口……

  失去了湖水的島嶼晃動了起來,分成了兩半,向他快速地飛來,將他緊緊地夾在了裏面,一聲巨響,島嶼和惡魔一下子都消失在了地球之中……從此,在地球上,再也見不到這一座美麗的海岸了。